死在大师兄面前后

死在大师兄面前后

作者:子琼

女生耽美6 万字连载

最新章节:第14章 141个月前

v前隔日更【狗血虐恋,破镜重圆he】[微博@子琼已黑化]初入太虚剑川那日,云挽于登仙路上第一次见师兄沈鹤之。青年白衣潋滟,眉目如雪,云挽对他一见钟情。可惜师兄身附厄骨,需修无情道压制,她只能小心藏起满心爱慕。之后的数年中,沈鹤之指点过她剑术,为她登仙山求取过灵草,也曾替她挡过鞭刑。云挽一直以为,他们会始终以师兄妹的名义朝夕相伴。直至,师兄爱上了一个姑娘,那姑娘明媚娇俏,如寒冬中的迎春花,与云挽完全不同。他为她自毁道行,为她叛出师门,甚至甘愿剜心碎骨,只为给那姑娘的心上人续命。云挽这才知道,原来师兄动情时,是这副模样。再见面时,沈鹤之已是双手沾满鲜血的邪修,而云挽也作为太虚宫宫主,被推举为了昆仑魁首。她率三宫十二宗前去围剿沈鹤之,将他一步步诱入斩魔阵中,青年却只仔细护着身后的心上人,将锋利的剑对准了她。昔日的同门师兄妹,如今兵戈相向。只是,当斩魔阵启动后,那本该降妖除魔的杀阵却逆转为改命阵。在青年不可置信的目光下,锋利的剑气没入了云挽的身体中。她耗尽一身精血,改了他注定入魔灭世的命数。他为所爱之人众叛亲离,即使那人心中无他。她便也为所爱之人逆转天道,即使会付出自己的性命。而那一天,沈鹤之也恍然醒悟,原来这些年的荒唐,只因他中了移情蛊。移情蛊若想生效,便需中蛊之人心有所爱。情若至深,毒便可入骨。沈鹤之心中所爱,自始至终,唯有他的云挽师妹诛邪之战那日,夕阳如血,众人并不知晓斩魔阵中发生了什么,只看到那邪修赤目披发,紧紧抱着满身是血的女子。他敛袍长跪,祈求上苍垂怜,可他的师妹却再未醒来。①师兄妹CP,双向暗恋但狗血误会,先虐后甜。②男主的初吻初夜初恋都是女主,男主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从混沌初开到宇宙毁灭,自始至终只喜欢女主!③非爽文,非大女主,回忆杀很多,又虐又憋屈又胃疼又矫情,只适合狗血爱好者。④不是先虐女后虐男的传统火葬场,男女主一起虐,双双悲惨。⑤因笔力有限,故不对后续发展做出任何承诺,请不要抱有任何期待。文案截图于2023/12/12【预收《饲妖》】阿织是一只月妖,需以精魄血肉为食。那日乌山城被朦胧细雨笼罩,她饥肠辘辘地在雨中觅食,碰巧遇上了那个古怪的少年。少年一身黑袍,兜帽掀开后,便露出一头白发,和一双赤红妖异的眼眸。阿织心想,这人竟比她看起来还像个妖,他定是那传说中的邪修吧。邪修问她:“想不想跟我走,与我结契,我以精血饲养你。”于是阿织多了位饲主。后来阿织才知晓,那少年根本不是什么邪修,而是昆玉仙府的镇派魁首,饮玉仙君。他一身剑术惊才绝艳,以斩妖除魔为己任,世人皆敬他畏他。可阿织却不以为意,因为她知道,他从不是什么朗朗道君,更非他人所以为的那般克己复礼。他修邪术,饲妖鬼,逆天道,诸般行径比那真正的邪修还要鬼魅。据说这位仙君曾对自己的师姐爱而不得,可惜他那位师姐是个贪生怕死、私通妖魔的仙门罪人,受尽唾弃,且早在五十年前便死于非命了。阿织原本并不在意这些恩怨,直至一次吸食完血肉后,少年突然紧紧攥住了她的手腕,哑声道:“师姐,别再离开我了。”阿织:“......”*在无数个寂静的深夜,昆玉仙府的饮玉仙君,总会解下衣衫,露出脆弱脖颈,任由那凶残的月妖咬破他白皙的皮肤,一口口吞下温热的血。他未求过大道,更不慕长生,他此生惟愿一人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