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品味(1 / 1)

父皇,难不成骊珠是您有感而孕生下的?

骊珠是您有感而孕生下的?

有感而孕生下的?

生下的?

的?

……

扶苏的这句话不断重复的在始皇帝的脑子里响起,明明他说的每一个字他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之后他怎么就听不懂了?

小骊珠(在心底里悄咪咪地)举手,她听懂了。

系统:【……】

谁不是呢。

【原本我还不信历史上的扶苏真的敢顶撞忤逆我政哥呢,现在我信了。】系统忍不住感叹道,【真的是big胆啊。】

什么big胆的,小骊珠没听过,但是大概的意思她懂了,在心底里小小声的跟系统道:“可不是么,看来扶苏是真的胆肥了。”

这要不是胆肥了的话,他怎么可能、又怎么敢问出这样的话?

因为这一场热闹,刚刚还因为抽奖的事情而“翻脸”的小骊珠和系统原地和好如初了,一人一统缩在一旁当一个合格的观众。

“你说我爹不会是被他大儿子给气疯了吧?”小骊珠瞅了一眼没点反应的始皇帝,忍不住问系统,“我爹要是被气疯了的话,应该不耽误我完成任务吧?”

系统一听到小骊珠这话,立马就问道:【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了?你爹都要被气疯了,你竟然还想着任务?】

小骊珠:“……???”

虽然但是,它是系统还是她是系统啊?

有她这么一个积极完成任务的宿主,它就偷笑吧。

再说了……

“我爹的心愿是什么?”小骊珠问系统。

系统思考都不带思考半秒就直接回答道:【长生不老。】

“那我爹为什么想要长生不老?”小骊珠又问道。

系统张嘴就道:【那自然是为了大秦了。】

“所以啊。”小骊珠道,“我爹被气疯了,我还愿意继续帮他统一六国而不是换一个任务目标,所以我怎么没有良心啦?”

“良心我是大大滴有哇。”

系统:【……】

她是不是在狡辩?

不确定,再看看。

*

始皇帝也不确定自己刚刚听到的话,(被震惊到)恍惚了一会儿之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扶苏,你刚刚说什么?”

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的扶苏飞快道:“不,我什么都没说。”

始皇帝道:“你说了。”

扶苏道:“父皇,我错了。”

始皇帝摇摇头:“不,不是这句。”

见始皇帝一副他不复述刚刚说了什么他就不善罢甘休的模样,扶苏只能够咬咬牙复述了一遍。

始皇帝听完之后竟然笑了:“没错,就是这句。”

见始皇帝不怒反笑,别说是扶苏了,就连小骊珠的心都忍不住抖了抖,她在心底里悄悄的问系统:“我爹该不会真的气疯了吧?”

都说子不嫌母丑,女不嫌爹疯,虽然她爹要是真的气疯了的话,她还是会带着疯爹一块统一六国的,但是如果可以不疯的话,那当然是不疯的好呀。

然而不疯是不可能不疯的,听完扶苏的复述之后,始皇帝怒极反笑:“看来不是朕的耳朵出问题了,是你的脑子出问题了。”

“有感而孕?朕看你就像是个有感而孕。”

“你都多大了?扶苏,说话能不能过过脑子?这么离谱的话你是怎么说得出口的?”

“朕说骊珠是朕亲生的!可没说骊珠是朕亲自生的!你是怎么听话的?”

虽然小骊珠的来历确实是神秘了一点,虽然自古确实是流传着有感而孕的传说,但是这不是扶苏可以胡说八道的理由!更不是他可以恶意揣测的借口!

始皇帝每骂一句,扶苏的脑袋就往下低一分,等始皇帝骂完之后,扶苏都快要把脑门磕到地上了。

别骂了别骂了,他真知道错了。

扶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一抽,就问出了那么离谱的话,但是话确实是他问出口的,扶苏没法否认。

所以面对始皇帝的怒火,扶苏也只能够硬生生地受了。

“父皇息怒,我知错了,您别气坏了身子。”扶苏趁着始皇帝骂人的空档连忙认错道歉。

“是啊爹,别骂啦,再骂你大儿子都要被你骂傻了。”小骊珠也在一旁劝道,“其实扶苏会不会被骂傻我是无所谓啦,我只是比较担心你而已。”

“爹你可别把自己给气坏了,真要生气的话,大不了我帮你打扶苏一顿,让你消消气儿嘛。”

“反正扶苏去了上郡几年,养得皮粗肉厚的,也打不坏。”

不久前才挨过小骊珠一拳肩膀差点被打碎的扶苏:“……”

其实皮没有那么粗,肉也没有那么厚。

刚刚才被始皇帝拿木棍揍了一顿、没了半条小命的扶苏当然是不想再挨揍了,但是他也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又见始皇帝这么生气,所以如果再挨一顿打可以让他消消气儿的话,那么扶苏也是愿意的。

于是当天扶苏是竖着进门,横着出门(bushi)的。

另外扶苏出门前还临时领了一个任务,那就是陪小骊珠去看看她的住处。

疼得浑身都快散架的扶苏:“……”

*

始皇帝回到咸阳之后,就已经第一时间让人给小骊珠准备住处了,考虑到小姑娘的身份,他并没有让她和其他皇子公主们一块住,而是将她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反正他的宫室大得很,住多一个小骊珠也完全绰绰有余。

扶苏一边牵着小骊珠跟着始皇帝派来的宦官走,一边压低了嗓音问她:“骊珠,你真的不是父皇有感而孕生的吗?”

就冲着始皇帝这股疼爱小骊珠的劲儿,说她不是他亲自生的都没有人相信。

毕竟始皇帝的子女不少,但是不管是扶苏、已经嘎了的胡亥还是其他的公子公主们,小的时候别说跟始皇帝一块住了,甚至都没有多少机会能够和始皇帝一块用膳。

结果偏偏小骊珠是个例外,始皇帝不仅让她和他一块住,甚至让他这个挨了两顿揍的儿子亲自陪同,这区别对待大到让扶苏想不胡思乱想都难。

“我看你是揍没挨够。”小骊珠其实都有点佩服扶苏了,他怎么想的呀?竟然会想到她是她爹有感而孕生下的?

“咳。”扶苏清了清嗓子,虽然他刚刚确实是压低了嗓音,但是他不确定给他们带路的宦官有没有听见,为了避免他听到了又告诉了始皇帝,扶苏决定转移话题,“父皇让人给你准备住处,也不知道准备成什么样了。”

给他们带路的宦官终于找到机会开口了:“回长公子的话,骊珠公主的住处不仅是陛下亲口吩咐奴才们去准备的,而且陛下还特意吩咐奴才们得照着他的寝宫给骊珠公主布置屋子。”

小骊珠一听,眼睛一亮,要知道她爹可是大秦的皇帝,吃的穿的用的住的肯定都是最好了。现在始皇帝让人照着他的寝宫给她布置屋子,那她的屋子该有多美轮美奂金碧辉煌呀?

这么想着,小骊珠脚下的步子都轻快了不少,直到她来到始皇帝特意让人给她准备的屋子。

看着一屋子的黑、黑、黑,小骊珠只觉得眼前一黑:“这这这……这真的是我爹亲口让人给我准备的?”

宦官躬身道:“奴才不敢信口开河,确实是陛下亲口让奴才们给骊珠公主您准备的。”

始皇帝迷信阴阳五行之说,既然周朝象征着火,那么为了克制周朝,始皇帝就选择了水,而黑色恰好就代表了水。

于是大秦尚黑。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扶苏看到面前这间屋子的摆设,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了,他低头正要跟小骊珠说话,却见小姑娘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

“怎么了?骊珠。”扶苏忍不住出声询问道,“你不喜欢吗?”

喜欢?

她怎么可能喜欢得来呀?

虽然小骊珠现在还只是一条小锦鲤而已,并没有成功地跳龙门成为真龙,但是小姑娘骨子里可是流着(一半的)龙族血脉的。

所以小骊珠怎么可能喜欢乌漆嘛黑?她喜欢的是亮晶晶的呀。

虽然小姑娘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从她脸上的表情扶苏已经知道答案了。他倒没有猜到小骊珠的真实身份,但是想到她也才三岁,而孩子似乎都是更喜欢一些亮眼一点的颜色的。

所以扶苏就道:“要是不喜欢的话,那么让人重新布置就是了。”

小骊珠闻言,眼睛一亮。

一旁的宦官却迟疑地道:“可是这屋子毕竟是陛下特意让人给骊珠公主准备的。”

宦官倒不是怕始皇帝的一番心意被辜负,而是他担心始皇帝知道之后会不高兴。

到时候小骊珠和扶苏这两个始作俑者不一定会倒霉,但是他们这些负责此事的奴才们就很难说了。

“你也说了,这是父皇让人给骊珠准备的,那么自然要以骊珠的喜好为主了。”扶苏虽然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小骊珠的身份,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把她当做是亲妹妹一样来对待。

既然是亲妹妹了,那么骊珠想要住一间合她心意的屋子,他这个做亲哥哥的难道还能不满足她吗?

如果没能力就算了,偏偏扶苏有这样的能力。

再加上扶苏觉得依照始皇帝对小骊珠的疼爱,要是让他知道了他特意让人准备的屋子并没有入小骊珠的眼,只怕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让人按照小姑娘的喜好重新布置她的屋子,而不是生气小姑娘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

不过扶苏是个厚道的,他也知道宦官为什么会开口说那么一句,当下就开口道:“你们也不用怕父皇会怪罪你们,他那边我自然会去说的。”

说着,扶苏低头对小姑娘道,“骊珠你喜欢什么样的摆设和装饰都跟他们说,让他们重新给你布置就是了。”

“扶苏你真好。”小骊珠笑嘻嘻地抱了扶苏一下,“以后爹让我揍你的话,我下手轻点。”

小骊珠可不是那种会委屈了自己的性子,要是始皇帝和扶苏他们不让人按照她的喜好重新给她布置屋子的话,小姑娘肯定不会住的。

之前从上郡赶路回咸阳的时候就算了,那毕竟是在外面,小骊珠总不好让扶苏他们每到一个地方就给她准备一个亮晶晶的屋子。

但是现在不一样,不出意外的话,她得在这个屋子里住好久呢,所以当然不能随便,也不能将就了。

“我还以为你会说以后父皇要是想揍我的话,你会在一旁帮我求情呢。”扶苏屈指轻轻地弹了弹小骊珠的脑门,故作不高兴地道。

看在他刚刚帮她说话的份上,小骊珠就不跟他计较他的没大没小了,让宦官跟她进屋之后小骊珠就跟他说起了自己的要求和喜好。

如此这般地说了一大堆之后,小姑娘道:“暂时先这样吧,今天之内能够搞定吗?”

“能是能……”宦官听完之后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了,“不过骊珠公主,真的要照着您说的去布置屋子吗?”

回答宦官的是扶苏,他道:“那是自然,刚刚我的话没听明白吗?”

不是他没有听明白,他是怕长公子没听清骊珠公主刚刚说了什么。

宦官有心想要解释,但是想到扶苏既然觉得一切应该依照小骊珠的喜好,那么他说了似乎也是白说。

毕竟扶苏的态度摆在那儿了。

于是宦官没有再说什么,应了一声之后就连忙找人重新布置小骊珠的屋子了。

“等他们忙起来肯定乱糟糟的,我先带你回父皇那儿吧。”扶苏的手搭着小骊珠的肩膀,揽着她往外走。

*

既然扶苏说了他会亲自跟始皇帝说给小骊珠的屋子重新布置一事,那么自然不会食言,见到始皇帝之后扶苏就说了。

始皇帝的反应果然和扶苏一样,并不反对。

他也是存了想让小骊珠住得高兴一点,所以才特意叮嘱人照着他那儿给小骊珠布置住处的,在始皇帝看来,小骊珠是他的女儿,亲生的那种,那么品味应该和他差不多才对。

但是始皇帝哪里知道小骊珠不仅看不上,甚至一点都不喜欢?

“我不喜欢那不是很正常的吗?”见始皇帝竟然好奇她为什么不喜欢他让人给她布置的住处,小骊珠就道,“黑漆漆的一点都不好看。”

如果小骊珠没有加后面那句话的话,那么始皇帝或许反应不会那么大,但是她加了之后,他就有点不乐意了。

“黑色怎么就不好看了?”在始皇帝看来,黑色所代表的庄重和严肃是其他颜色都比不上的,在他看来,最尊贵的颜色莫过于黑色了。

虽然确实是有一部分迷信的成分在,但是如果始皇帝不是真的喜欢黑色的话,他就不会把它穿在身上,更不会在秦王政二十六年的时候规定了衣色以黑色为最上了。

尤其是当始皇帝从小骊珠的口中得知自己的前世竟然是骊龙之后,他就更加确定黑色与他有缘。

换做别人被始皇帝这么“质问”,说不定早就改口了,然而小骊珠可不是一般人,她坚持己见:“黑漆漆的就是不好看嘛。”

“行。”始皇帝当然不可能像对待扶苏和胡亥他们那样对待小骊珠了,哪怕被她气到了,始皇帝也只是道,“等你的屋子重新布置好之后,朕倒要看看它能比朕原来让人布置的好看到哪里去。”

“没问题。”对自己的品味信心满满的小骊珠十分自信地道,“到时候就让爹你好好开开眼。”

作者有话要说:此时的政哥尚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是下一章他就会知道了哈哈哈哈

.感谢在2023-09-1915:22:49~2023-09-211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啊28瓶;始皇成神之路2瓶;Qa噜噜、叶晚雾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