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五十三章(1 / 1)

今早吃完早饭,季沁又随着殷芯前往商业集团处理收尾工作,回来时差不多十一点,按理说因先吃午饭。

但无论是季沁还是殷芯,都一心回苏州不想吃,梧桐留不住,无奈还想吃午饭芙琴只好顺遂,现在当真是前胸贴后背。

小肚子咕噜噜直响,配上可怜巴巴的小模样,惹得大家又是笑声连连。

笑声停止,萧釉染看向时嫣然,眼里是征询,她与时嫣然早饭吃的晚,也才过了差不多四个小时,现在并不算太饿。

时嫣然与之对上,眼里满是溢出的柔情,把空掉的茶杯放到身后的桌子上:“那走吧,古镇老饭店!”

“好耶!”芙琴欢呼一声了一声。

她率先出去,季沁跟在她身后,时嫣然看了屋内两人一眼,似有所感的跟上,萧釉染与殷芯并排走在最后。

出了青花瓷店,阳光明媚刺的人睁不开眼,世界逐渐开始有了冬的痕迹,终是冬风吹过江南,带走了秋的沉寂。

午后游客行人三三两两,仿佛融入了轻松慢生活的古镇中,一行五人浩浩荡荡的走在青石板路上,在水墨画般的古镇上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时嫣然跟上季沁的脚步撞了撞她的肩,季沁转头看见时嫣然往身后瞄了一眼,疑惑用眼神询问。

时嫣然看殷芯和萧釉染走在一起,离她们五六步距离似在聊着什么,才放心的小声道:“你和殷姐姐是不是有什么……呀。”她带笑的语气中满是八卦的意味。

季沁愣了一下,她还没说话走在她另一侧非要牵她手的芙琴,鼓着小脸不满道:“时嫣然姐姐可别乱说,季沁是和我有什么才对,跟那个殷芯才没有什么呢。”说完又轻哼了一声。

时嫣然连忙捂住她的嘴:“好好好,乖乖你小点声啊。”说完又往后不安的看了一眼,一下撞进萧釉染和殷芯的眼中,随即立刻回头不敢再看,感觉脸有点热。

殷芯轻轻笑了一下,惬意的欣赏着河道两边的江南,萧釉染担心道:“殷姐姐别在意,嫣然她可能只是好奇。”

殷芯摇头,纤纤细手拂过河边的柳枝,带起那串银项链清脆的响动了一下,萧釉染的视线也随之移到上面,听见殷芯这般说:“我觉得还挺可爱的。”

萧釉染与殷芯分离八年,刚重逢陌生感肯定是有,但却并没有无话可说,她们还是如从前般无话不说,而陌生感便在这样失而复得愉悦的气氛中消散。

殷芯偷偷离开八年的怨恨,也在八年里渐渐释怀,而刚才殷芯的道歉,使她彻底释怀。重逢了就好,重逢了就好,过往生命中最重要的姐姐已经回来了,她想着这样已经很好了,她已经很满足了。

“我也觉得。”她微微低下头,嘴角上扬了一下。

殷芯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萧釉染与时嫣然之间的情意,颇有一种养了多年的小白菜,因自己的疏忽大意赌气离开,成熟后被别人给摘了,还不知道被吃干抹净了没:“小妹,没想到你也喜欢上了女生,性取向竟和我一样嘛,早知当年就不走了。”

她这其实只是玩笑,她不可能不走,要用行动向她的父亲证明她的决心,喜欢女生不可改变的决心,而这么多年两人谁也没有先退一步。

那就这样耗着吧,反正脱离了殷家她只会更好,虽然深知自己很不孝很自私,就当没有她这个女儿,还有她的哥哥在,无数次她这般安慰自己。

萧釉染当然听出她的玩笑话,也并没打算隐瞒自己与时嫣然的事情,只是轻轻一笑:“殷姐姐说笑了。”她抬头看向时嫣然的背影,殷芯清楚的在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柔情,是那样的温柔幸福,充满了爱意:“我也是遇到她之后,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

殷芯笑道:“那你们现在……。”

萧釉染眼帘低垂,心中感到阵阵失落:“现在真的还只是朋友。”

殷芯皱起眉:“是家里人不同意吗?”

萧釉染摇头:“不是。”看向无云如蓝宝石般的天空,随即改口:“也算吧,家里……。”

殷芯看着她的身影好像萧条了一下,转瞬即逝。问道:“家里什么?是萧叔叔和我爸那老古董一样?还是出了什么事情?。”

萧釉染又看向殷芯,看来殷芯还什么也不知道,她家早就落魄了。也是,殷芯可是和过往所有都断联了八年,也许不让她知道最好,免得为她忧愁担心。

勉强勾起一个笑容:“没出什么事,殷姐姐别担心,也许我和嫣然不在一起,不是什么坏事。”

殷芯都为她心有不甘:“可是你们明明爱着彼此啊。”

这话与昨晚时嫣然和她说的一样,让她狠狠地难过,声音落寞:“我知道。”

殷芯拍了拍她的肩:“小妹,不要怕,殷姐姐会支持你的,我找个时间回去和萧叔叔谈谈。”

萧釉染摇头心中有慌张,声音些许极速说道:“不要,真的没关系殷姐姐,我自有想法。或许过段时间我爸自己就想通了,你不要回去找他。”

殷芯久久看着她,看着她认真的神情终是妥协:“小妹,你真的长大了。”

萧釉染在心中松了口气,展颜微微一笑:“嗯。”

脚步声在两人之间回荡,一会后殷芯又问她:“嫣然知道吗?”知道什么,不言而喻。

萧釉染看着身前不远处的时嫣然,断定时嫣然听不到她与殷芯的谈话:“不知道,不想让她有过重的压力。”

从一见钟情到分离一年,直到重逢,她想的都是,所有真相和痛苦,皆由她一人承担,连丝毫的压力都不舍给予时嫣然。

她深知自己与时嫣然注定没可能,连放肆相爱都是种奢求。

殷芯叹了一声沉默无言,萧釉染装作很好的样子转移话题:“那个手链,你还带着。”

殷芯知道她的有意转移话题,举起右手转了转手腕,顺着说了下去:“毕竟是小妹送我的生日礼物,看到它就像看到了你一样。”

萧釉染看着那串项链,还记得啊:“还是很怀念的,那时的生活。”好似陷入了回忆。

以至于听到殷芯说了一声是啊,连时嫣然什么时候牵住了自己的手都不知道,她微愣了一下看向时嫣然带笑的容颜:“嫣然?”

“牵手嘛,想牵着你。”此时正好走出树荫,时嫣然笑盈盈的样子更清晰的映在她眼眸,甜甜的对她说道。

她回握住时嫣然的手,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殷芯突然有立场的嘱托道:“嫣然,你要好好爱釉染,对她万般的好。”

时嫣然拍着自己的胸脯:“放心吧殷姐姐,爱釉染对她好,我义不容辞。”

萧釉染看着她坚定的小脸,耳根悄悄红掉了。

殷芯笑了一下没有多说,看了好一会前方季沁与芙琴牵着的手,不可抑制的失神,强制自己转移视线继续欣赏着古镇上的风景。

“来苏州八年,这座古镇还从来没来过。”殷芯听不出情绪的说道,因工作原因本就不是来玩的,当上老总后终于有了自己的空闲时间,但也不多,去过其它的几座古镇,如今她觉得这座古镇更美丽。

时嫣然立马来了精神:“要我为殷姐姐当导游嘛,我可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保证吃喝玩乐包你满足。”

殷芯的心情在这美景下恢复了些,出差回来后会有两天假期,她这个老总平时就连请假都没几次,更别提假期,不是她不想,而是工作实在太多,面对所有员工也不好意思。

老总若整日游手好闲,那员工恐怕也不会怎样,以这样的理念她连假期都很少,法定节假日员工们回家,而她有家不可回,假期就跟没有一样。

如今难得有正当理由假期,她自然想在古镇上玩乐一番,何况还有小妹的陪伴。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季沁。能理所当然让季沁也来一起。

很感兴趣:“好啊,正好这两天我休息,那拜托嫣然了。”

时嫣然说放心交给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吃饭!

一路说说笑笑到古镇老饭店,芙琴对这家的味道十分满意,只来过两次的她早就想再来一次,熟车熟路带领四人在人生嘈杂人流密集的成品菜区点菜。

“老总,想吃什么随便点,这家所有的菜都非常的好吃,我和嫣然从小吃到大。”殷芯站到殷芯身边,这样说道。

殷芯看向她笑了,笑的很真心,季沁是不是已经原谅她以前脑子进水的行为了?她不敢猜测,但现在已经足矣让她心中甜蜜。

她的不自觉放柔,本就悦耳的声音更加好听:“好啊,在外面就叫我名字吧。”

季沁点头算是应下,转身朝她伸出了自己手,微笑道:“殷芯,希望日后的工作上,愉快。”是的,她原谅殷芯了,虽不知殷芯是否是有预谋的给她过生日,但若说没感动到她那是假,好似从那晚起她便在自己内心对殷芯和解了。

伸出的手,已说明一切。

殷芯第一次压不住自己的情绪,记忆里这是季沁第一次叫她名字,原来自己的名字从心上人红唇张开口中吐出,是那样让人心生欢喜。

渐渐泛红的眼眶,微微颤抖伸出的手紧紧握上了季沁的手,连声音都有些许颤音:“嗯,愉快。”

宛若梦中。

这次握手的含义,两人不说自知。

芙琴正在满眼放光挑选菜品,斜睨了一眼突然看到季沁与殷芯两人手正握着,和对彼此展露的笑容,撇了撇嘴心里酸酸,到是没上前捣乱。

“釉染你看到哪有醋吗?”

“我看看,没看到呀。”

“那我为什么闻到了酸酸的味道?”

“嗯~~可能是某个人刚喝了醋?”

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无辜晃荡的样子。

芙琴:“啊啊啊!别说了!终究是橘外人!”

作者有话要说:时嫣然:“釉染,我们来吃干抹净吧。”

萧釉染:“不可以瑟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