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 53 章(1 / 1)

叶沂水看到了朝着他飞来的飞行器,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

明明是夏日,明明日头高照,可他现在却觉得好冷,冷的浑身都开始发抖。

僵硬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作。

穆云平和米妍也终于是回过了神,并且觉得眼前人好像有点眼熟。

下意识也跟着靠近了点,然后穆云平道:“你......”

但这话还没说完,随即就见叶沂水突然手舞足蹈的开始上蹿下跳,一边跳还一边在那边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越看越像神经病了。

不仅仅如此,叶沂水还围着两人跳,还抓起地上的沙子往两人身上扔,“阿巴阿巴阿巴。”说着奇怪的话。

穆云平和米妍两人被这一幕吓得不清,这鬼地方谁知道导演有没有完全勘察过,现在还蹦出来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人。

不会是野人吧。

一想到是野人,两人脸色都变了。

满脑子都是那些食人族,说不定眼前的野人就是食人族部落的,现在就是过来抓他们的。

一旦被抓,估计小命都得搭在这里了。

见叶沂水朝两人靠近,恶臭味也越来越厉害,面孔更是变得狰狞。

匆忙下穆云平将米妍拉到身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火腿肠对准叶沂水,道:“你你别过来,我手上有刀,你要是过来我就要动手了啊!”

似乎是怕了,叶沂水当真是往后退了点,但很快又开始手舞足蹈起来,还一个劲的傻笑,在这荒无人烟的岛上显得格外吓人。

穆云平见人后退了,拉着米妍也跟着后退,同时出声,“米老师你先跑,我马上就来。”

“不行。”米妍摇头,她怎么能丢穆云平一个人在这里,谁知道眼前的神经病会做出什么来。

穆云平没辙,干脆将手中的火腿肠往叶沂水身上一扔,趁着人的注意力被分散,立马拉着米妍就跑。

直播间内更是哭成一片。

【我曹,粉了粉了,穆云平看不出来这么有担当,居然这么保护米妍。】

【天啊,我吓死了,这到底是谁啊,不会是什么野人吧,导演组呢,你们在搞什么,岛上都没有看过就敢放嘉宾上来,不会是食人族吧!】

【你们有没有感觉这个野人他有点眼熟啊,他那套衣服我瞅着怎么那么像叶沂水的。】

【你这一说好像还真是,但是脸看不出来,他脸上粘的什么东西黄不溜秋的还有泥巴,是为了遮盖自己身上的气味好捕猎嘛,但是黄不拉秋的看着好恶心啊,像屎,衣服上也都是。】

【搞笑,楼上两位是叶贱人的粉丝吧,你家正主的黑料洗不干净就想往水水身上泼,有谁说了衣服只有水水能穿吗?再说了那人满身都脏兮兮的哪里看出来是水水的衣服,不要污蔑造谣好不好。】

【你才搞笑,本来就是叶沂水那套衣服啊,不会自己去比对吗?】

......

坐在直播后的导演猛吸了一口烟看着画面中还在同手同脚跳大神发神经的人,转头看向副导演,“土著?”

“之前勘察的时候是有土著,不过是在别的岛上,估计是过来捕猎什么的吧。”副导演想到之前做的调查,岛屿周边确实是有土著生活,而且都是一些比较平和的。

就是现在看这个土著,怎么和调查的不一样,说不出来的怪异。

导演点点头,“那就好。”

既然是土著那就没什么大问题了,说不定就是来捕猎的,虽然很奇怪土著怎么穿着和叶沂水差不多的衣服。

也不是没想过人是叶沂水,但眼前人的模样实在是没办法和叶沂水做挂钩,身上黏着不知道什么东西还在那边和神经病一样手舞足蹈,不知道的还以为精神病犯了。

可能是土著的特有招呼吧,至少不像叶沂水,衣服的话,满身都是脏东西其实也看不出哪里像,反正他没看出来。

放下心来,他没再继续询问,招呼着飞行器追上逃跑的穆云平和米妍。

相较于看土著跳大神当然还是看穆云平还有米妍两个人惊慌失措的模样要更吸引人,也许下次还能再放两个人装扮成野人去吓他们,这主意不错。

他点点头,愈发觉得自己想法不错了,是个好主意。

渐渐地沙滩上便安静了下来,只有海水涌上海滩传来的阵阵声响。

叶沂水仍然在沙滩上跳,哪怕跳的已经浑身疲惫了他都没有停下,心中更是无比怨恨。

一定是叶行阁,一定是叶行阁搞得。

再次回想叶行阁当时的模样,他哪里不清楚叶行阁分明就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可他却不说甚至还骗他们。

他明明就知道,他明明就知道!

叶行阁你为什么不去死,叶行阁!

为什么自己不是叶家的孩子,为什么叶行阁才是。

既然当初都已经被调换了,那为什么叶行阁还要回来,就不能死在外面。

那两夫妻怎么没在当初就掐死叶行阁,要是叶行阁那时候就死了他也不会受现在这样的耻辱,为了不被认出来像个神经病一样。

都是叶行阁的错,一切都是叶行阁的错!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虚脱地坐在地上,因为拉稀又因为受到惊吓他本就有些虚,现在又在沙滩上跳了这么久哪里坚持得住。

但在坐在沙滩上的瞬间他又猛然清醒过来,下意识抬头看向四周。

见飞行器不见了他才松了一口气,可很快又被身上的恶臭给熏得开始干呕。

早吐不出什么来了,只有不少清水吐出来。

下一刻他快速离开沙地往角落中跑,确定周围没人后才下水清洗。

透过水面能很清晰的看到自己身上的模样,脸上脏的不成样子,甚至还有一块果肉黏在嘴角。

“呕——”他恶心的又开始反胃,吐出几口清水,恶臭味更重了。

待到片刻后他才发疯般的清洗,搓的皮肤通红都不肯停下。

*

叶行阁看完戏就溜达着回去了,心情极好的还哼着小曲。

“小拉屎,嗯啊嗯啊的拉屎,拉屎大王就是他,人人叫他小拉屎……”

边唱他边往沙滩走去,哎呀,当初他怎么就不喜欢上综艺呢,综艺多有意思啊。

六六六见叶行阁如此高兴,谄媚地道:【宿主你看你都这么高兴了,要不我们今天破格再抽一张卡?】

叶行阁正高兴着呢,突然就听到六六六的话,顿时便觉得晦气。

他翻了个白眼,道:‘本来挺高兴的,现在不高兴了。’

【啊,为什么啊,宿主你快高兴点,要不我们再去看叶沂水拉屎吧。】六六六急了,刚刚还高兴,现在怎么就不高兴了呢。

叶行阁见六六六急了,也有些奇怪了,怎么这么热忠于让他抽卡,又不是销售,还有个业绩达标什么的。

于是,他道:‘做你们这行的,还有业绩的吗?’

【没有,但六六六就是抽卡系统,一天不被抽两次六六六就难受。】六六六哭,为什么宿主这么不喜欢抽六六六。

叶行阁算是明白了,自己这个系统就是个抖|M,喜欢被抽。

看在它这么可怜又没少嘲笑叶沂水的份上,他道:‘行吧,抽一次。”

【耶耶耶,六六六就知道宿主最好了。】六六六开心的不行,果然宿主心情好的时候最好说话了。

叶行阁没搭理,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聚宝盆,见聚宝盆上多了不少的金元宝,金灿灿的实在是惹人。

要是这几个大金元宝是真的,他要把它们做成手串戴在手上,然后每天戴着溜达。

这可是金元宝啊,金元宝。

看的他眼热,只可惜是假的,啧啧啧。

聚宝盆打开,从里面出来一张卡,卡片金光闪闪就和刚刚聚宝盆上的金元宝一样闪。

下一刻金卡被翻开,微光驱散显露出卡上的模样来,是一张嘴巴发出啊的字眼,标注:语言卡,十天。

语言卡?

什么意思,哑巴能说话?

六六六也盯了好一会儿,磕磕碰碰大概解释了一句【好像是不知道和什么东西能对话。】

但是它知道的并不是太全,只能这么糊弄一句,具体和什么能说话它不知道。

‘东西,能和植物说话嘛,还是能和动物说话?’叶行阁一听乐开了花,觉得这卡好像有点用处,如果能和植物说话,那是不是能帮他找金子。

意识到这,他蹲下身对着面前一株野草兴奋地道:“玛里吧吧,你知道金矿在哪里吗?”

等了一会儿,除了传来的风声那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难道是听不懂中文,不对啊,还是听不懂正宗中文。

于是,他又道:“呦西,你滴死啦死啦地知不知道金矿滴在哪里?”

以为这次总该能听懂了,结果还是听不懂,要不再换个。

想了想也不是没可能,这野草指不定哪里飘过来的,清了清嗓子他又道:“知道思密达金矿思密达在哪里吗思密达?”

只是等了片刻还是没有动静,这是看他好欺负不成。

顿时不高兴了,伸手一巴掌拍在野草上,警告道:“你说不说,快说金矿在哪里,要是不说我把你全家埋屎里面,说不说,说不说!”

野草随风晃动,似乎是在说自己宁死不屈。

叶行阁见状伸手猛地再次扇了野草一巴掌,道:“好啊,是个硬骨头,这可是你逼我的,别说我没给你机会。”说完直接开始拔周围的草,拔完还不够又丢在地上踩。

等到几株草都被踩的不成样子后,他才再次去看那株孤零零的草,道:“你现在说不说,不说我把你其他亲戚也给拔了!”

【好了,鉴定完毕叶行阁真的疯了,他居然在和一棵草说话,还说什么金矿?】

【哈哈哈,要不节目下来后让叶行阁做个检查把,我也怀疑他脑子坏掉了。】

【好可怜的草,听姨姨的,咱们要不还是交代了吧,不然叶疯子能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拔了。】

叶行阁就没见过这么硬骨头的草,起身绕了一圈终于想到一个办法。

他看着地上的小草桀桀桀桀地奸笑,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了吗?周围一片都是你八大姨七大姑吧,一根根拔不知道要拔到什么时候,见过火吗?嗖一下就没了,烧的干干净净的。”说着从衣服口袋中掏出一个打火机,轻轻一按火苗便崩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注意防风防火,严禁野外用火,叶小阁的行为不要随便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