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 21 章(1 / 1)

-

[海心老祖有没有什么弱点?]

【实力,同级实力最低。】

竹隐尘:说了跟没说一样,实力再低那也是出窍期,打得过他还用费劲想办法吗?

[他就没什么在乎的人之类的?]

【他只在意自己。】

这可就棘手了。

竹隐尘忙着和系统对剧情,对外一张面无表情的冷脸,高冷范十足。

落在对手眼中,就是目中无人,杨崇面色扭曲了一瞬,在他报了名号之后纹丝不动,是看不起他吗?!

同样是金丹,他在嚣张些什么?

等比试开始,他定要打花这张脸,看他还敢不敢如此狂妄。

主持擂台秩序的长老宣布:“本场会比正式开始。”

话音刚落,杨崇从怀里掏出三颗弹丸的同时迅速后退,与竹隐尘拉开距离。

三颗弹丸瞬间炸开,喷洒出大片烟雾。

新秀大会并不禁止使用法器,只要能够证明,是参赛者自己在最近一个月时间内制作出来的东西,都可以带上擂台。

【咦,宿主你的对手也是个反派。】

[重要吗?]

【你师弟原文最后一场对上的人就是他,比试输了之后还放毒针偷袭,被看守擂台的长老拦下。】档次低了点,没有在标注范围之内。

那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手腕翻转间,伞面刷的一下撑开,气劲破开烟尘,又是一片新的迷雾。

竹隐尘:搞批发呢?

迷雾中有物体掉落的声音响起,灵力带起的强风彻底搅乱了气流,烟尘无法成型。

杨崇得意一笑,现在破障已经晚了。

竹隐尘脚下传来一阵吸力,数道铁链从地面冒出缠绕住他的双腿,接着五个草人拿着刀剑张牙舞爪的向他跑来。

花里胡哨的东西这么多,他这是遇到个杂修?

伞面合拢,一下抽飞一只草人,双腿被困他却一点都不急,抓紧时间和系统对话。

[系统,有没有办法一次性给我传输大量剧情?]

【有,但不建议,传输剧情会引起神魂震荡,导致反派产生警觉。】

神魂震荡,受伤也会引起这种反应,可以找个合适的机会操作一下,毕竟骗过宿离可不容易。

一次性获取大量剧情的计划暂时搁浅,竹隐尘询问起一件疑惑许久的问题。

[原著宿离留着我的身体有什么用?]

【他要开启魔渊封印需要献祭九个不同灵力属性的化神期修士,变异灵根很稀有。】

化神修士,献祭,一些早就在竹隐尘心中罗列的线索在此刻串联在一起,他想通了一些事情。

[原著的我身上没有寒毒。]

【是的宿主……宿主你刚刚说寒毒在你身上?】

一直客观回答问题的系统出现了人性化的颤音,仿佛听到了极为炸裂的话语。

[它应该在我三师妹身上对吗?]

竹隐尘想笑,但他做不出表情。

宿离不杀他是因为寒毒,宿体死亡寒毒会立即爆发,□□看似完整实际就是一块冰,根本无法炼化。

尸傀可以进阶,被寒毒占据的尸体可不能,所以他才会成为活傀儡。

想不到他有一天该能被寒毒救上一命。

【苏云琦身上没有寒毒,那本书的剧情从一开始就崩了!宿主,你都做了些什么?!】

导致天道工作量狂涨的罪魁祸首之一就在它身边!

联络时间过短从未检查过宿主身体状况的一只系统陷入了混乱。

[乖,太惊讶万一又中途掉线就不好了,师妹很听我话的,让她去装装样子,走一下剧情很容易,反正天道只需要关键节点符合剧情就好。]

至于他做了什么,只是从他看上去快要被冻死的可怜师妹那里,接手了寒毒而已。

也是为此,三师妹一直游走于各个秘境,寻找医治寒毒的办法,师傅原本进秘境是为了游山玩水,在那之后也总是留意着天地灵物的动向。

【……】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合作愉快。]

【请宿主努力保证剧情完整度。】一句话颇有咬牙切齿的感觉。

系统还能怎么办,让天道重启时间线?笑死,天道根本没空。

[当然,我也还要在这个世界继续活着,自然希望它稳定健康,长长久久的延续下去。]

这场比试也该结束了。

不是竹隐尘不想继续拖延时间与系统交流,而是他的对手实在太菜了,菜到他再拖下去有点说不过去。

寒风四起,竹隐尘腿上的铁链瞬息间被冰封,腿轻轻一动便断裂成了几段。

杨崇一惊,没事,挣脱了第一道阵法而已,他还有……

余光中一片白影闪过,后背受到一道重击,杨崇视线翻转,仅一下就被打到在地。

淡漠的声音自头顶响起:“你是金丹?”

你是金丹?

杨崇已经听不到其他声音,脑中只有这句话在回荡。

他是金丹,他当然是金丹!

他通过了新秀大会的测试,在他一百九十岁的今天,赶上了这最后一次机会。

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说他不是金丹?!

为什么?

竹隐尘知道到哪里都有水货,但是这金丹也太水了,连金丹最基础的神识外放都不会,除去灵力更高一些,和战斗方式和筑基期没什么不同。

这种,也能来新秀大会?果然是原本给主角准备的福利局,只比筑基厉害那么一点的伪金丹。

“本场,竹隐尘胜。”

[这水平,系统你确定他能苟到前十等着我师弟捡漏。]

【不能,所以请宿主加油,暗中帮助主角稳定名次。】

[我尽量,前十我可以做些什么,但南宫破天的第一我可没办法保证。]

【天道自有定数。】

这就是天道会暗箱操作的意思?

思索间,衣摆传来一阵下坠的力道。

竹隐尘低头看去,杨崇嘴里含着模糊不清的话语,弓起身子,抬起头,浑浊的双眼中一片猩红。

!

这是!入魔了?

杨崇癫狂一笑,吐出一根长针,而后大喊一声:“去死!”

同时场地上散落的草人纷纷炸裂。

有点被吓到的竹隐尘抬腿就是一脚。

“师兄!”

叮的一声,毒针被长老一道灵力打落。

杨崇也被一脚踢飞出去,在擂台上滚出很远一段距离。

腿上传来一阵灼痛,俯首看去,一根细针刺入血肉之中。

中招了。

调动灵力排毒,毒素反而发作的更快,灵力从伤口处溢散,一点点被侵蚀消逝。

竹隐尘停下用灵力驱毒的动作。

这毒,他以前见过,死不了,多少散点修为而已,正好利用一下。

[系统,传输剧情。]

【宿主确定?】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