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1 / 1)

一转过去了数月,启宁殿前那棵葱郁的大树落了叶,溪水依旧不间断地向前流淌,不知去往何处。

正殿的门自上次闭合上便再没开过,慕予希有时会坐在亭子上发呆,遥遥地望着殿门。

她心中挂念风宁的伤势,却又牢记对方的那句“勿要来打扰”而不敢踏足半步。

喝完杯中茶水,慕予希五指伸出,混元剑自掌心凝结而出,星星点点的灵光凝聚成了剑身和剑柄。

慕予希抬手一握,剑气散开,化为无形的攻击力。

走到启宁殿前的空地,她挥舞剑身,一招一式的练习。

自从成为五级阵法师后,慕予希才发觉后面的每一阶段并不是像她想象的那么简单,若无人在一旁指导,则难以精进。

她找过洛兮,但洛兮虽是高等级的阵法师,但对于她的指导已经给不出实质性建议。

两人在阵法上的领悟并不相同。

慕予希只能等风宁闭关出来。

又是一日剑舞毕,慕予希支撑着剑身休息了会后,抬步朝着灵田而去。

这几个月,灵田内的药草在她的照顾下又成长出一批,被她采摘,认真包裹好了放置在炼化的空间内。

送完土,浇完水,慕予希转身准备进去书房。

然而还未走两步,身形猝然停在了原地,她不可思议地看向不知何时打开的正殿门。

殿门大开,预示着主人闭关结束。

一种无形的喜悦自心底蔓延自大脑,操控着那里爆发出更剧烈的兴奋。

慕予希舔了下唇,一瞬不瞬地盯着殿门,希望能看见那位出来。

半晌后,被阴影遮挡的。部分出现一抹白色的身影,投入进去的阳光照亮了女人鞋子,衣摆飘扬间,慕予希听见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

“师尊。”她呢喃出声。

风宁缓步踏出殿门,精致的眉眼因自身灵力的原因而更加凌冽,但在瞧见慕予希的瞬间,冰雪消融。

她扯了扯唇角,含着无奈地话语传出:“本尊食言了,未能及时为你疗养。”

在闭关前几天,风宁曾提过会去偏殿找寻慕予希,为她疗养,可她回到启宁殿后,直接进去了闭关状态,未能实现当初的话语。

“过来。”风宁笑了笑,待慕予希完全靠近她后,她抬臂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修为提升了。”风宁感知到对方身上若有若无间缭绕的灵气。

比她闭关前和明显许多。

慕予希喉咙滚动,贪恋着女人给予的一切,她低垂着头,长而翘的睫毛微微颤动,半晌后,才低低回应:“师尊不在的这段时日,我有认真修炼。”

闻言,风宁眼底的笑意更深,浅色的眸子因情绪的转变而加重了颜色。

“好。”风宁。

灵力顺着手掌,从慕予希的头顶注入,蓝色的灵力在筋脉中游走,将白皙的皮肤晕染成淡淡的蓝色。

慕予希只觉得灵海处温暖而又轻盈,心知风宁是在为她疗养身体。

“师尊,这几个月我的身体不怎么疼了,是不是说明快要好了?”慕予希一边感受着风宁的疗养,一边询问对方。

风宁只“嗯”了声,顿了顿,她加大灵力的注入,任由灵力疏解慕予希的灵脉:“暖炉内的香粉是否还有?”

“还剩一点点,应该够半个月的。”慕予希估计着。

“疗养完后,本尊再给你拿一些,那香对你身体有帮助。”风宁淡声道。

“好的,师尊。”慕予希自然愿意。

疗养结束,风宁移开手臂,手心翻转,从炼化的空间内取出一支装饰精美的锦盒递了过去。

慕予希双手接过。

“盒内的香粉够数年的使用,切不可断了。”风宁叮嘱。

“是。”慕予希珍重地放入自己的空间内。

风宁瞧着她,似乎在留心观察面前的人。这几个月的变化。

“师尊?”慕予希被看得不好意思,她羞涩地唤了声对面的人。

风宁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灵田内,新一轮的药草已经被种上了。

“对了,师尊。”慕予希想到了什么,连忙拿出之前采摘的药草,恭恭敬敬地递到风宁眼前,“之前成熟的药草,弟子采摘保管好,现在交由师尊。”

“辛苦了。”风宁看着化为灵点,悬浮在半空中,摆放在眼前的药草,指尖轻点,收入空间内。

“阵法可有长进?”风宁又问。

“有练习,但仍旧无法突破。”慕予希一时间有些难以启齿。

然而风宁却是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后面的提升并不简单,慢慢来……”

说完,风宁秀丽的眉微微蹙起,硬生生将刚才的话更改了:“本尊会助你早日成为九级阵法师。”

“弟子定不负师尊所望。”慕予希。

诚如风宁所言,后面的数年间,慕予希日日苦练,专修阵法,各种阵法长时间不间断的绘制,每日除了固定的休息时间外,便都是与风宁朝夕相处。

有时,风宁会让慕予希多休息几日,这几日,慕予希便是会去寻找各种师姐,师兄放松心情,而后再次投入到阵法的修炼。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五年的时间已然过去。

慕予希成功进步了两级,成为了七级阵法师,距离九级阵法师更近一步。

望着眼前成功绘制出的七级阵法,慕予希红润的脸庞浮现点点笑意,额前的汗水顺着脸颊流淌,在下颚处凝成汗珠,砸在地上。

“啪啪”的巴掌声响起,让正要和风宁报喜的人下意识看了过去。

“宗主。”慕予希连忙行了一礼。

时亦不在意地摆摆手,她抬头看向飘浮在半空中,运转缓慢地阵法,赞扬道:“不愧是阿宁的弟子,悟性这般高,短短数年,便已经是七级阵法师了。”

慕予希谦虚:“都是师尊和宗主教导的好。”

“本宗可从未教导过你,是你师尊教得好。”时亦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风宁对于她的到来并不意外,只是盯着那座不断运转的阵法,默不发一言。

她的态度让慕予希心惊:“师尊,可是有不对之处。”

风宁看向阵法的目光不动:“很好。”

身为与风宁关系向来不错的时亦自然看出了什么,她对慕予希道:“去泡壶茶。”

很明显的支开。

慕予希她点了点头,说了声“弟子告退”后便进去殿内泡茶了。

风宁依旧看着那座阵法,看不出具体的情绪。

“阿宁。”时亦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风宁偏头:“距离九级阵法不远了。”

时亦劝慰的话堵在嗓子,她幽幽地叹出一口气:“屏障那里,破损又出现扩大趋势了。”

“她会成为一位优秀的阵法师。”风宁话不对题得来了句。

浅蓝色的灵力溢出,将不久前绘制的七级阵法一点点抹去,不过呼吸间的功夫,一座阵法销声匿迹,找不到半点存在的痕迹。

等慕予希刻意延长了时间,端着泡好的茶回来时,启宁殿前只剩下风宁一人。

“师尊,宗主?”慕予希试探性的问了句。

“她还有宗门事务需要处理。”风宁掀起眼皮,随意地拿起茶壶,就这慕予希端着的姿势,给自己倒了杯热茶。

看着升腾而起的热气,风宁不顾滚烫的热度,指腹直直地按住杯身。

灵力化解了热度对她的伤害,但却让慕予希心提了起来,后知后觉意识到不会对师尊造成烫伤才松了一口气。

“予希。”风宁清冽的声音吸引了她的目光。

抬眸看去,只见女人面无表情,眼中似乎含着无法消融的冰雪。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3-11-2018:34:21~2023-11-2123:48: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同樣的名字,不同的生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同樣的名字,不同的生1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