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 11 章(1 / 1)

偏执攻失忆了 挽刀 4249 字 15天前

楼倾语扶着病弱的楼母赶往医院,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看到了沈墨的身影。

自从沈墨和楼宴昭去国外领证结婚后,楼倾语就再也没见过他,青年一如记忆般光耀夺目,让她一眼就认出来。

她加快步伐走了过去,见青年坐在椅子上,俊朗的脸上写满疲惫,视线往下,脖子上清晰可见的咬痕深浅不一,手腕上的镣铐在灯光下闪着微冷的光芒。

沈墨下意识地拢了拢衣袖,掩盖了被镣铐磨红的手腕。

楼倾语想到什么,脸色变了变,随后陷入短暂的沉默。

沈墨起身,收敛起冷淡的表情,转而变得温和:“妈,倾语。”

楼母看向重症监护室里的情况,身子一晃险些摔倒,好在沈墨和楼倾语两人反应及时,搀住了她。

沈墨温声安慰:“妈,宴昭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不过还要再观察四十八小时,您不必担心。”

楼母泪流满面,搭在沈墨手腕上的手触到冰凉触感,让她心神一晃,低头看向手腕上的手铐。

她掀开沈墨的衣袖,看到了胳膊上青紫的痕迹,抬头时才注意到脖子上的痕迹。

泪水一瞬间又涌了出来。

她不清楚儿子的车祸是怎么回事,但沈墨身上的痕迹明显是儿子所为。

她的儿子有多疯,自己也曾亲眼见过。

五年前,沈墨和他的朋友去了趟外省,被楼宴昭发现后直接抓回楼家。那时楼父已死,再也没人能拦得住楼宴昭,楼母就眼睁睁看着沈墨被扛进房间,时不时听到房内凄惨的声音,她实在不放心,等楼宴昭有事出去后,偷偷打开了房间。

那是她第一次了解儿子的可怕。

青年浑身青紫,手脚戴着镣铐,被拴在房间里,身上的痕迹和今天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她早就将沈墨当半个儿子,见他被自己儿子折腾成这样,又是心疼又是愧疚。

她想放沈墨出去,但沈墨拒绝了她,并告诉她这样会让母子感情更差,沈墨实在太善良,这种时刻居然还安慰她。

她心中更加愧疚难安,更想帮沈墨逃离。

“小墨,阿姨会找到钥匙送你出去,你走了就别再回来……”

她的话还没说完,楼宴昭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背后,他的脸色沉冷凛冽,狭长的黑眸深处不带半分起伏,骨子里透出的寒劲让人忍不住退避三舍。

“妈妈是想放他离开吗?”

低沉的男性嗓音响起,语气冰冷而没有任何感情。

她不由瑟缩了下,抬眸对上高大身影的视线,那双眼神深邃冰冷而又恐怖,看着她的时候仿佛是个陌生人。

“宴…宴昭。”

她张口想要解释,却又被那双陌生的眼睛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沈墨见状忍着疼痛从床上爬起,拖着伶仃作响的锁链跑来,缠住了楼宴昭的胳膊往屋里拽,边走边小声呵斥:“你别吓阿姨。”

楼宴昭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闷闷地坐在床上,把内心的怒火压了下去。

安抚好楼晏昭后,沈墨给她递了个眼神,示意她离开。

她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忧心忡忡地离开。

几天后,楼宴昭因为公司急事不得不离开,出门前特意让她照顾沈墨。她惴惴不安地打开卧室门,发现沈墨身上的痕迹比之前更多。

他的脸发烫,显然是发烧了。

她心疼地照顾着沈墨,可沈墨并没有任何怨怼,反而在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安慰她:“阿姨我没事,养几天就好了。”

他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却让她心里更加难受,红着眼眶,哽咽道:“对不起,是我没做好母亲。”

沈墨摇头,低头看向手中的锁链,轻笑一声:“阿姨,错不在你。我和宴昭是两情相悦,这些只是年轻人之间的玩闹。”

哪有什么玩闹要戴手铐脚镣,她不相信这样畸形的爱恋,所以直到今日,她也不信沈墨那套说辞,只当是安慰罢了。

“小墨,委屈你了。”楼母抚摸着被手铐磨红的手腕,轻叹一声,“是我们楼家对不起你。”

沈墨不解地看向楼母,他没有哪里委屈啊?为什么要用同情的眼光看着自己?

一旁的楼倾语也抑制不住地哭了出来,虽然她和楼宴昭是亲兄妹,但大哥凶残冷漠,他们的感情并不好。

沈墨不同。

沈墨是她的初恋,虽然她还没有告白就被大哥捷足先登,将这段暗念掐死在萌芽里,但她没想到大哥会这样对待她曾经的心上人。

早知道她当初就把沈墨抢过来,也不至于……

想到这里,她哭得更加伤心。

沈墨以为她是担忧楼宴昭才哭了起来,连忙安抚道:“你哥没事,别伤心了。”

楼倾语擦掉眼泪,委屈巴巴地看着他。她不是因为担心大哥才哭,她是因为心疼他才哭的,为什么他总是看不出来?

她比沈墨要小三岁,打记事起就喜欢追着这个漂亮的大哥哥,后来到了青春期才意识到自己喜欢他。

她考虑很久决定和沈墨告白,却见到沈墨和她哥相拥在一起,幼小的心灵受到打击,年少的懵懂爱念也彻底扼杀在摇篮。

沈墨喜欢男人,而且喜欢的是她哥。

楼倾语不记得自己花了多长时间消化这个事实,但从开始到结束,沈墨从未注意到她的异样。

他的眼里只有她哥,一个在A市让人闻风丧胆的疯子。

“沈哥,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她吸了吸鼻子,把眼泪憋了回去。

沈墨看了眼站在一旁的楼母,楼母拍了拍他的手背,走到椅子坐下,温声开口:“我没事,你们聊吧。”

沈墨礼貌点头,跟着楼倾语走到不远处的楼道间,疑惑地问:“有什么话要单独和我说?”

楼倾语左右环顾一圈,确定没有人后,偷偷地凑到沈墨耳边,轻声问道:“沈哥,你是不是被我哥CPU了?”

“啊?”沈墨一愣。

楼倾语绞了绞手指,解释道:“就是PUA,精神控制的意思。”

她想了很久都想不通为什么沈墨会选择她哥,但现在看到他的情况,让她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她哥PUA手段很强,沈墨不知不觉中招了。

见楼倾语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腕上,沈墨反应过来,原来楼母和楼倾语两个人都以为他被楼宴昭欺负,还以为他是被迫的。

虽然每次开始都是被迫,但沈墨不得不承认,是他一直在纵容楼宴昭,如果他真的反对,楼宴昭也舍不得对自己太狠。

但这些事旁人并不清楚,他轻叹一声,耐心解释:“我没有被你哥PUA,这些只是闹着玩的,成年人之间的情趣。”

提到“情趣”两个字时,沈墨的唇角不由扬了扬,眼里也多了一丝笑意。

楼倾语被他的笑容刺激得浑身发毛,她居然在他脸上看到了小情侣的甜蜜,难道他们是真爱,是她和妈妈误会了?

还是说,沈墨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被PUA,还沉浸在美好爱情的幻想中?

楼倾语看了他好几眼,她现在对沈墨已经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只是把他当哥哥,担心他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沈哥,改天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

沈墨:……

他真的没病!

现在楼宴昭还在重症监护室观察,该担心的不应该是他吗?为什么一个两个对他同情成这样?

早知如此,他还不如不打这个电话。

沈墨脸色沉了下来,转身向重症监护室的方向走去,他的心绪复杂万千,不明白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前世的楼宴昭变得更加不安偏执,楼母和楼倾语对自己格外关怀,连带着楚家兄弟也要帮他逃离楼宴昭。

明明前世……他们都站在楼晏昭那边,耐心劝他好好在别墅里休养。

沈墨想了想,可能是他前世的病情比楼晏昭更严重,而楼晏昭更像那个值得同情的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就过了四十八小时,因为楼晏昭平常锻炼,身体要比普通人强健,医生再三诊断确定无误后,将他转到了普通病房。

但A市第一人民医院人多口杂,沈墨担心会泄露楼晏昭的消息,和主治医生沟通后,将楼晏昭转到了一家私立医院。

这家私人医院名叫格瑞斯,院长傅辞是沈墨的人。医院的医疗水平各方面算得上顶尖,而且私密性很好。

楼晏昭一转过来就被秘密安排到一间高级病房,傅辞也在第一时间安排医院里最好的医疗团队进行复诊。

因为楼母身体不舒服,沈墨便让楼倾语带着楼母去楼家投资的私人医院检查,并让她们对外表现正常,不要暴露楼晏昭伤重的消息。

安排好一切后,沈墨坐在病床边静静地看着楼晏昭,男人脸色惨白,额头缠了一圈纱布,右臂和左腿上打了石膏,看起来脆弱又可怜。

上辈子的楼晏昭总被他折腾到医院,身上的刀伤烫伤数之不尽,直到他死那天,身上也没有一块好肉。

这是他一直过不去的坎,也是他没法和楼晏昭诉说的过往。

所以重生后的他把楼晏昭保护得很好,上一次在医院受这么重的伤,还是十年前。

那时楼晏昭刚接手楼氏集团,集团内部并不看好他,董事会里的人也各有心思。为了整顿集团,楼晏昭大刀阔斧改革,动了集团内部某些人的利益,以至于对方红了眼,□□。

楼晏昭被刀刺伤,在医院躺了一个月,他暗中出手,将那些人通通送进了监狱。

他抚摸着楼晏昭额头处的伤口,眼底染着冷寒的杀意。

“晏昭,这些杂碎我先帮你收拾,你可要早点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