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往昔忆尽(1 / 1)

落日居于星空 酌眠 2945 字 3个月前

那时候唯一能抚养迟暮的只有他爷爷,他之前随父母住在省会,爷爷家在地级市,迟暮就转学回去,跟着爷爷一起生活。

刚回去那段时间,小孩总是很拘谨,他怕爷爷有一天也不要他了,所以表现得格外懂事,学习生活从来不要人操心。

爷爷以前是公务员,退休后就喜欢一个人养养花,晒晒太阳。每个月工资勉强够爷孙俩生活,老人家习惯了节省,迟暮又懂事,所以平时花钱的地方也不多。

那年初二夏天,迟暮正上课,班主任突然给他叫出去,说家里老人突然晕倒,已经在医院了,迟暮当即跟老师请了假直奔医院,着急忙慌赶到得时候,老爷子就那样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

送爷爷来医院的是领居家的叔叔,平时一直挺照顾他们,今天从老家带来些新鲜蔬菜,他拿了些来送到迟暮家,刚开始敲门没人开,他以为是家里没人,可后来又来了好几次,依然没人开门,叔叔感觉不对赶紧报了警,结果一进门就看到爷爷倒在地上,手里还攥着剪刀,旁边有一盆三角梅。

检查结果很快出来,爷爷得了肺癌,癌细胞已经扩散了。邻居叔叔说这么大的事,迟暮一个孩子怎么撑的住,跟迟暮说叫快他爸回来吧。

迟暮从通讯录是翻出了那个很多年没联系过的号码,没有犹豫,直接拨了过去。嘟了好多声,就在手机快要自动挂断前,对面终于接通,是个女人的声音,语气不善地问:“什么事?”

“爷爷得癌了。”迟暮说。

对面没了声音。

后来迟暮他爸回来了,带着他的老婆,他的儿子女儿,围在爷爷病床前。迟暮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一家人。

跟医生沟通过病情,就开始着手一次次地化疗,不断地输液,吃药。

迟父的老婆孩子回来第二天就走了,说是小孩还在上学,耽误不得就先回去。他自己待了十多天,单位里请得假时间到了,得回去上班,走之前跟爷爷说他每周周末回来,但实际是半个月回来一次都算来得频繁。

迟暮一个人承担起照顾爷爷的责任,每天往返学校与医院之间,伺候爷爷起居,晚上就趴在床头柜上做卷子,其他病人家属都夸他小小年纪性格沉稳能担事。爷爷总在迟暮看不见的地方一脸心疼地看着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眼前的小孙子。

迟暮跟爷爷说快点好起来吧,家里的花没人照顾可不行,爷爷摸着他的头说,一定一定。

但是天不遂人愿,过了半年多,化疗也不再起作用,老人承受着锥心的疼痛,每天只能喝一点粥,整个人逐渐变得枯瘦,躺在床上薄的像片纸一样。再后来每天大部分时间意识都不再清醒,总恍惚着叫已逝老伴的名字,又叫小暮小暮,这时候迟暮紧紧拉着爷爷的手,一遍遍应着。

迟父后来回来了,爷爷趁着清醒的时候,和他单独说了很久的话。

迟暮那天下课后回了趟家,拿了些生活用品才去得医院,半夜他陪床,爷爷今天难得清醒时间很长,跟迟暮断断续续地叮嘱着将来。他不中用了,可孙子年纪小。

他对迟暮说爷爷只能陪你到这了,以后的路只能靠你一个人走了,要照顾好自己,好好读书,他们现在住得这套两居室留给迟暮,这些年有一点存款应该足够迟暮用到成年......

到第二天凌晨的时候,老人的心跳、呼吸频次开始往下掉,医生说已经无力回天,只剩下最后一点时间了。老人仿佛还有什么事放不下,最后一口气一直吊着,迟暮拉着爷爷的手,重复得叫着:爷爷...爷爷...

过了二十多分钟,老人的呼吸完全停止了。

迟暮瞬间泪水多到糊了眼睛,他想看着爷爷,仿佛这样就能把人永远留下,他不断抬手快速抹眼睛,手背湿了就用手心擦,手心湿了又用袖子擦。

迟父给爷爷的丧事办得能用铺张形容,来了不知道多少亲朋好友。

迟暮那时候脑袋里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像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双腿没有了知觉,他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穿梭在人群中。

办丧事得声音很大,但他什么都听不到,只觉得心脏很疼,像被人活生生地挖开,血不受控制地流了一地,疼痛甚至让他忘记了该怎么呼吸,他感受着因为窒息血液倒流,脑袋充血,脖子青筋暴起,整张脸被涨红,就像在珠穆拉玛峰上跑了三千米后一样。

迟暮张大嘴巴试着呼吸了好几次,却只能呼吸到很稀薄的一点空气,他想要大哭,却又倔强的不想要因此收到一群虚假的怜悯。

迟暮抬起胳膊,将所有的情绪释放在了左手小臂上,牙齿用力地咬在纤细的没有多少肉的胳膊上,以堵住他的哭声,血液和着眼泪从齿缝流出,在胳膊上划出张网,滴落在孝衣上,像极了爷爷种得三角梅。

花开了,爷爷却走了。

在这个世上,终于只剩他一个人了。

迟暮突然开始怀疑唯物主义的正确性,他真的是存在的吗,孑然一身,无牵无挂。自己好像是完全脱离这个世界的,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和自己有关联,迟暮想:要是爷爷能把自己也一起带走就好了。

丧事结束后客人唏嘘着离开,迟父一家走得时候,他老婆骂骂咧咧地想跟迟暮说些什么,又被迟父强行拉走。

迟暮一个人回了家,他浑身没骨头似的瘫坐在沙发上,被空旷的房子包裹着,目光垂直投在地上,胳膊上的伤还在流血,风隔着一层玻璃呼呼地吹着。

倒春寒了......

初三最后一个学期开学后,迟暮把所有精力放在了学习上,不和人交流,只闷头刷卷子,他成绩一直很好,最后考到了市里最好的高中。

高中三年依旧如此,他是班级里最边缘,成绩又让人不容忽视的学霸。大学选填志愿时,迟暮没有选择本地的大学,他想远离这个带给他痛苦的地方,去一个谁都不认识的陌生城市。

高中毕业那会爷爷留得钱已经没剩多少了,他不断地兼职,同时开始在网路上写小说,他的小说主角都是身世凄惨,经历九死一生,最终happyending。承载着他对于活着的看法,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期盼。

过程艰辛,结局美好。

小说刚开始赚得不多,学费借了校园贷,助学金、奖学金各种加起来勉强够生活。后来小说逐渐有了名气,迟暮的生活才慢慢好起来,他主动拒绝了班级里助学金的名额,手里开始有了余钱的时候,把很大一部分拿去捐给了孤儿院。

已经凌晨,迟暮躺在床上,身体蜷缩成一团。室友刚写完论文,轻声关了电脑,用手电筒照亮摸索着爬上床,灯往这边晃了一瞬,在迟暮脸上一闪而过,划过了一道光。

作者有话要说:删删减减不知道说点啥,好困,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