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防身道具(1 / 1)

雄虫他一心想种田 DLing 5041 字 2个月前

萦绕在心头的问题解决了,安泽感觉自己十分的舒畅。

谢闻也很舒畅。

他把之前很多的猜想全部打破,无比轻松。

谢闻猜想过自己在安泽眼中的各种形象,最后发现其实很朴实无华。

只是一个恰好需要被帮助的家伙。

仅此而已。

作为厨师很会做饭也好。

作为雌虫很懂礼节也好。

那影响不了什么。

只是因缘际会,他们在星网上发现了彼此。

再往后,因为他不读懂安泽阁下眼中的世界,反馈苍白,就成了需要被帮助的角色。

安泽阁下一直在帮助自己读懂那个世界。

那个生命之间彼此友爱,温情满满的世界。

成为家人,恰恰说明了一点。

安泽希望他踏入世界之中,长久相伴。

只是,安泽阁下自己意识错了。

想到这里,谢闻再也控制不住无声的笑意。

他的目标,更近了。

……

“磨面粉机?阁下这是又想出什么奇妙玩意了?”

散市的锻造师傅已经见怪不怪了。

“唔……”新上任的锻造师傅看着手里的构图,总觉得还是差了些。

之前一直负责安泽厨房建设的工匠外出了,散市的生意交给了学徒接手,可惜,学徒学艺不精,还不能只根据安泽的口述来完成设计。

“要不阁下去找历老瞧瞧?他老人家见多识广,应该能明白您的想法。”锻造师傅把图纸递给安泽。

“这样啊。”安泽点头。

安泽走过蜿蜒曲折的小路,来到历老所在的隐蔽小巷。

“咚咚咚。”安泽敲了金属门三声。

“小阁下,今天怎么想着来我这了?”历老带着金框眼睛,手里正将一块彩石捧进木制的盒子。

“历老,帮忙看看图。”安泽把磨面粉机的设计图纸递过去。

“嗯?”历老把盒子扣上,顿觉有趣地看过来。

“我老眼昏花,一张图可看不明白。”嘴上虽然这么说,历老还是认真地扫了一遍图纸全身。

“怎么样?”安泽有些期待地问道。

“……”历老看得越发仔细了。

“小阁下,这是用来做什么的?”

折磨雌虫的玩具?谁家玩具是冲着骨肉分离去的?

雌虫扔进去都得碾成肉馅了。

难道有哪个找死的惹上了安泽?小阁下决定送对方一个惨死礼包?

历老在盘算这种情况下求情的可能性。

安泽介绍:“磨面粉机,用来做食物的。”

然后,安泽便把小麦如何变成面粉的过程讲了一遍。

“麦子?”历老拧眉。

老人家的确见多识广,安泽口中的麦子他从别的种族那里听说过。

在那个种族里,麦是维持生命所需的主食。

“能做吗?”安泽再次问道。

“设计的有问题,庞龙现在连脑子都不动了吗?”

庞龙就是之前一直给安泽设计厨房用具的工匠。

“不是庞大哥,是他的徒弟。”安泽解释,“庞大哥去外地进货了。”

“啧,这徒弟教的可真不行。”历老锐评。

安泽附和般地笑了两声。

“那历老,改良的事就交给你了。”

“臭小子,又给我添活干!”历老朝着安泽笑骂道。

“拜托啦。”安泽双手合十,看上去十分虔诚。

历老:小阁下都用上拜托了,干呗。

还能拒绝咋滴。

不过一会儿,历老就把改良的图纸递了过来:“叫庞龙的徒弟学学去。”

安泽:好快!

“历老,这账……”安泽等历老开口出价。

“账?你自己看着办,我老头子没做过这生意。”历老倒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安泽照着以往开给庞龙的价格,转到了历老的账户上。

不过安泽道别离开时,被历老出声拦住了脚步:“小阁下,先别急着走。”

“我听说前几天简家的小阁下成年了?”

安泽点头:“是的,怎么了?”

“哦,没事了。”历老这次直接表示安泽可以走了。

安泽:……?

等这房间里又剩历老后,老人家从抽屉里掏出一副眼睛戴上,泛白的眉梢有些抖动。

“一眨眼,这么多年了啊。”

“连简家的小子都成年了。”

历老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又像是感慨,不过他很快把情绪收了起来,口中还有些碎碎杂念:“也该准备准备小阁下的成年礼了。”

……

谢闻今天刚把午饭准备得差不多,就收到了来自军队的急报。

“嗯?要着重搜查一颗废置星球?不论发现什么都要上报?”

谢闻没想到会是这么一条命令。

而且要搜差的地方就在诺和星域,甚至隔不了多少距离。

谢闻:……

如果只是搜查,那么他尽可以派给带来的那些军虫,但这是一则由皇室和雄保会联合发来的调令。

谢闻必须亲自前去搜查。

为什么偏偏是诺和?谢闻心下思索不断,但如果想知道的更多,还得参与进去才行。

也许在那个废置星里,他能找到答案。

最近发生的事为什么总是能扯到诺和跟首都?

谢闻悄悄把这个疑惑记在心里。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得想个办法跟安泽解释清他要离开。

谢闻:……

有些头疼。

他刚刚确定了安泽对他的态度,却要生生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吗?

果然事业爱情双丰收被列为雌虫究极目标,不是没有原因的。

谢闻手写了一封辞别信函,放在桌面上,位置很显眼,安泽一回来就能看见这封信。

“不辞而别实在失礼,下次请让我尽心补偿吧。”

谢闻看着桌上的信函,脑海中浮现安泽拆开观看时会做出的反应,不禁挂上浅笑,呢喃起来。

“再见,阁下。”

“感恩您的招待。”

谢闻招来审判长,向着任务标记的地方,扬长而去。

安泽:?

谁能解释为什么他一进家门空荡荡的?

厨师呢?出门了?

安泽从玄关往里走了两步,一眼就看到被留在桌上的一封信。

信封的颜色足够突兀,很难不一眼就瞥到。

安泽心下升起不妙的预感。

当打开信封后,浏览了两行,不妙的预感加深了。

“厨师……离开了?”

安泽死死盯着信件上的字。

厨师的字迹苍劲有力,笔画蜿蜒却又不失原貌,让安泽想起前世在网络上偶尔会刷到的书法视频,赏心悦目。

信上说,他因为一些不可说的原因,要离开一段时间,对于安泽这段时间的收留与关照,不胜感激。

很书面的客套话,安泽看着不是很开心。

不过再往后看去,对方倒是把这份感激细化成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仿佛一篇日记去回忆往昔。

文笔倒是很直白,但足够真诚,看得出对方真的很喜欢这些日子的相处。

安泽勾起嘴角,心下的不满逐渐消散。

厨师在最后说,很遗憾有些事隐瞒了他,等到下一次再见,他会把这些天里没能说清的话全部说清。

无论安泽到时候有多少疑问,他都知无不答。

“倒也没必要许下这么严肃的承诺啦。”安泽失笑。

没想到厨师居然也会表现出较真的一面。

“好吧,原谅你的告别了。”安泽把信件重新装回信封,回到卧室收好。

这也算是一份证据了吧,到时候如果真问到不好回答的问题,还可以拿出来逗一逗厨师。

安泽坏心思逐渐生出。

“可惜了,过两天面粉机就能到货,好不容易来了份主食。”

安泽为错过美食的谢闻惋惜。

后知后觉,安泽想起来他好像没有厨师的联系方式。

嗯?

社交小白痴安泽翻了翻通讯录,上面的数量少得可怜。

而且根本没有厨师的联系方式。

安泽:……

失策了。

他怎么能因为一个屋檐下,就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呢。

安泽又点开星网,试图去找之前和谢闻的私信界面。

但很遗憾,对方的账号头像是深灰的。

说明已经很久没登录了。

“原来厨师先生也不爱上网啊。”安泽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他本人就是常年不登星网的惯例。

深灰色的头像是无法发送私信的。

安泽只能打消在这方面联系的念头。

“真过分。”安泽气鼓鼓,“连让我祝一声平安的机会都不给。”

少年思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没一会儿,安泽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他打开了后院的门,地里的作物已经可以采摘。

小麦占据了整片田地的二分之一,剩下的二分之一则由土豆和红薯平等瓜分。

“红薯……也许可以做点地瓜丸尝尝。”

面粉一出,很多面点被归入了日程。

留下自己所需的分量,剩下的安泽全部用来兑换成了农作物道具。

每次活动能兑换的道具中,等级越高,越是限量,金色自选道具更是只能兑换一次,属于是每个版本送一个的稀缺货。

安泽打开之前抄录的金色道具大全,思量着这次该选择哪一个。

提高产量?可以用来肝积分升等级,等级提高后能解锁的食物也就多了起来。

缩短时间?或者调整天气喜好?

往下划拉后,安泽手一顿。

“金色锄头?”

一看描述,竟然是有着固定伤害值的武器类道具,使用次数限十次。

安泽:???

系统:啊,这个啊!

【因为之前的宿主动辄就要经历战乱,活下去有点艰难,于是主程序那边直接安排了防身道具。】

“固定伤害是指?”

【是无论怎么攻击,哪怕打偏了只擦到一点点,只要主观上做出了攻击的动作,且与目标肢体产生触碰,都会造成一样的疼痛。】

系统还特意解释,这是参考了武神系统那边的数据,敲定出来的绝对防身良品。

【一般生物的生命值在2000-4000范围,金色锄头不能扣血,但是可以造成等同于3000伤害的痛感,必要时也会让伤害值成真。】

就算遇到究极铁血大肉怪,只要挥两锄头就能彻底放倒啊!

安泽惊呆了。

“你们种田系统……还真是什么东西都不缺啊。”

作者有话要说:系统:谬赞了,闹饥荒的宿主不配上两把刀,没两天系统就得失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