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荣誉(1 / 1)

“作为除妖师的你,凭什么相信——”

“那些惨遭屠戮的三生妖,会帮助作为除妖师的你呢?”

鹤见千鸟愣住了。

——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但是,在很多时候,这个问题以及这个问题所对应的答案都被她有意识地存放在了心底。人对于伤害了自己的人会心怀芥蒂,妖怪自然也不例外。

更何况,她鹤见千鸟所在的家族,曾经也对妖怪进行过残忍地杀戮。

尽管这不是她所能选择的。

尽管这一切的一切都并非她的本愿,但她既然被这个家族养育,就不可避免地需要承担相应的优待和罪责。

她望着眼前那个态度冷硬的女人,有些无措的手被白兰紧紧握着。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时候,白兰对着这个人笑眯眯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辈是叫宫原奈里?”

在千鸟诧异的目光下,白兰语气散漫地说出了这个女人的事迹:“宫原奈里,十二岁斩杀极目兽,十五岁单枪匹马从魔窟中逃了出来——毫发无损。”

“二十三岁时身负重伤,但为除妖界作了不少关于除妖的著述。其中详细写明了妖怪的弱点以及除妖时的注意事项——”

他毫无赞扬之意地夸奖道:“真是难以让人望其项背的履历呢,前辈。”

“不过——”语气中一丝冷冽之感含在他的笑意中,“作为‘天才除妖师’的您,是居于何种身份站在这里为三生妖说话呢?”

千鸟忐忑地回握了他的手,神色又有些担忧地看着似乎面色不善的前辈。

——但是,白兰是在为她出头吗?

……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心里有点开心?

谁料宫原奈里竟笑出声道:“我不讨厌你这样的性格。”

她语气带着些漫不经心和略微的嘲讽:“你不是除妖师吧,这位——”

“白兰。”

“啊,这位白兰先生。”她戏谑道,“你的小女友很可爱,如果她不是除妖师的话,兴许三生妖会帮她的忙呢。”

……

诶??小女友……

白兰将千鸟脸上的红晕收进眼底,笑意中似乎沾染了几分真心道:“嗯,确实很可爱。”

千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顺便把手挣开了——虽然没成功。

看着他们的互动,宫原奈里浑浊的左眼中似乎流露出几分怀念的神采。

千鸟小心翼翼道:“前辈……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宫原奈里并不难看出这位晚辈是真心仰慕自己。

但是——

她摇头:“没有办法。”

“不过——”宫原奈里话锋一转,言语间含着些讽意,“你们可别以为我是故意来拖延时间的。”

“要知道……”

“许久没有能量摄入的三生妖,现在可是很危险的存在。”

她盯着眼前这两个行为暧昧的情侣,又想起了自己状态并不平稳的老朋友。

“虽说他的攻击力不强——但万一他突然妖力紊乱想要与你们拼个你死我活,最终结果我可就说不准了。”

她可是看在小粉丝的份上,才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来啊。

千鸟愣住了。

*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宫原奈里不耐烦道,“求我是没有用的。”

千鸟抿着唇,看起来似乎极为乖巧:“前辈……我、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说。”

她深吸了一口气,并不敢直视眼前这位曾经意气风发但如今却沧桑老矣的“天才除妖师”。

看到自己的偶像身处这样的境遇,她心里涌着一股五味杂陈的感觉。

千鸟曾经想过,除妖师的未来是什么样的?

这个职业危机四伏,年纪轻轻却伤痕累累的除妖师并不在少数。不过,他们大多在青年时期就积攒了巨额财产——晚年足以过上完备的生活。

对于人来说,这并不能算不幸福。

这位天才除妖师——曾经也光芒万丈过。以她的实力与境遇,即使身负重伤,也理应像其他除妖师一样过上充足的生活。

但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个无人问津的山野中呢?

千鸟小声道:“您……”

她说到一半又不敢说了。

会被讨厌的吧?她想。

见女孩支支吾吾的不说话,宫原奈里冷笑了一声替她说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吧?”

“……嗯。”她声音极小,“如果前辈不想说的话也没有关系……”

“我倒是无所谓——”不知为何,宫原奈里讲话的口吻总是带着几分戏谑之感,“只怕我说了,你心里倒是会介意吧?”

“介意——自己的榜样居然会沦落到这种境地。一点也没有榜样的风范呢。”

她反驳道:“怎么可能!”

千鸟为这样的态度感到伤心:“前辈一定是受了很多委屈才会在这里的……”

……好心疼前辈。

明明以前是那么高傲闪耀的人。

宫原奈里看着她的反应,有些不自在道:“我也好久没和人打交道了啊。”

“不过也罢,这些往事毕竟也过去了,和人说说也无妨。”

她眼眸暗了暗,视线忍不住往窗外移去——纱纸作的窗勾勒着白兰身形的轮廓——她说道:“我后来,遇到了一个人类男子。”

“一个看不见妖怪的男人。”

“那时候我身负重伤,各个方面都大不如前,”宫原奈里声音中含着些怀念,“他照顾了我。无微不至。”

“我和他结婚了。”

千鸟不知为何,听到这里时心中有几分忐忑。她看着前辈神色中的悲凉之感,忍不住道:“那后来……发生了什么……”

宫原奈里将她打量了一番,望着她清透的肌肤冷笑道:“你是除妖师。”

“……嗯。”

“没有一个除妖师身上没有伤痕,”她自嘲道,“一个除妖师,不管是男还是女,不管他喜不喜欢疤痕,他身上总是或多或少会留下一些痕迹的。”

鹤见千鸟知道。

她身上也有疤痕。

她听着那名前辈继续道:“我从五岁开始学习除妖。我的锁骨、腰腹、手臂、大腿,甚至是我的脖颈,都有疤痕。”

“有些是刀剑留下的,有些是妖怪的咬痕,也有的是其他人的报复。”

“我曾经不觉得这有什么,但是,”宫原奈里低声道,“我此生唯一的家人,曾经对我许过山盟海誓的人,告诉我——”

“你的伤痕,好恶心。”

……恶心?

千鸟愣了一下,头一次笑了。

“你笑什么?”

在这位自己最崇拜的前辈面前,鹤见千鸟总是展现自己最乖巧无害的模样——但是此时,她却被这句似乎带着些自嘲的话逗笑了。

她冷静地注视着眼前这个曾被誉为“天才除妖师”的人,说道:“前辈是想告诉我,你很在乎那个男人的话么?”

宫原奈里眯着眼看她:“是啊。你很失望么?”

“我觉得很荒谬,”鹤见千鸟头一次直视着那个女人浑浊的眼睛,“与其说失望,不如说,我觉得前辈在故意骗我,想让我感到失望。”

“我知道前辈是什么样的人哦。”

“虽然这句话听起来自傲,但我依然这么觉得,”在她的人生中,宫原奈里的著述曾经贯彻了她的学生时代,“宫原前辈在自己的作品里说过这样一句话吧——”

千鸟解开了自己衣物上的扣子,在女人的面前一一褪下了自己的衣衫。宫原奈里有些惊诧地看着眼前的女孩,望着她的胴体不知说些什么。

那些疤痕、那些狰狞又可怖的痕迹出现在这样一位看似乖巧可爱的女孩身上——它们看上去像黑暗之中张牙舞爪的树影。按照世俗的理念来看,这些伤痕应当出现在一个男人身上——

而不是这样一个女孩身上。

世人在看见一个人的相貌时,会在脑海中自动描摹着理应属于她的身体。也许旁人在见到千鸟时,会认为这样清丽灵动的女孩应该有一具清透白皙的胴体。

但不是这样的。

她的身体遍布着疤痕。那些曾经的血、疼痛、战斗,都在她的肌肤上透彻地体现了出来。

然后,宫原奈里在这样逼仄的环境中听见女孩用兴奋到战栗的声音说道:

“宫原前辈在自己的作品里说过这样一句话吧——”

“这些伤痕,”她的声音庄重而又含着颤意,“是荣誉啊。”

——是荣誉。

是胜利的勋章。

这是她们在无数次拼搏与战斗中活下去的证明,是她们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荣耀。不管是曾陷入困惑的鹤见千鸟,还是眼前沧桑的宫原奈里,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初衷——

“我想要保护人类。”宫原奈里曾经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在她们还处于什么都不知道的年龄时,在她们尚不知道上个世纪的遥远屠杀时,她们关于除妖的初衷是那么纯粹。

即使在长大之后,那些过去的灰暗与人性的阴险让她们倍感受伤,她们那颗纯粹的初心也不会在记忆里黯然失色。

宫原奈里突然很为自己感到庆幸。

——在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里,她可以遇到这样的一个人,足以告慰终生了。

眼前的这个女孩,明明一副无害纤弱的模样,体内却蕴含着不输于她年轻时的胆识和魄力。

她的语气忍不住软了下来:“快把衣服穿上吧,那个男人还在外面呢。”

*

……白兰发誓自己不是故意看到的。

真的不是。

纱窗上勾勒出女孩窈窕的轮廓——白兰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梦中迷蒙的场景。

……啧。

他立刻转过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接着,门内传来那个女孩坚定又平缓的声音。

“这些伤痕,”她这样说道,“是荣誉啊。”

……

白兰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半拍。

作者有话要说:额呃呃呃啊啊啊我都快完结了还没到v线我要在作话下面发个疯!!!!!但是这章写得我好爽真的给我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