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箫绝被注意到了(1 / 1)

就在家属们都在为如何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绞尽脑汁的时候。《迁民起义》事件的发展趋势发生了180°的反转。

四百多名失踪人口作奸犯科的罪证在各大媒体报社刊登,使原先还在理直气壮叫嚣着要赔钱,要告官的的家属瞬间不敢吱声。

天天堵在公安局门口的亲属们,也像寒风转落叶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们想息事宁人,法律可不干。

这四百多人里面最轻的都要吃三年牢饭,更別提那些需要抄家枪毙的。

为了逮捕这四百多人,警方出动了全部的警力,大街上一下子满是“呜呼呜呼”的警笛声。本以为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智力赛,没想到都是一些待捕的羔羊。因为这些人十分好找,他们大多在医院,都不用调查,随便去一个医院,就可以一窝一窝的捉,甚至都不用排查科室,直接去男科,准没错。

那些漏网鱼也好捕获,正所谓,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之前这些人的亲属都来闹过,稍微一查,就能把祖宗十八代查出来,顺藤摸瓜的,根本就没有警方不知道的藏身之处。

四百多人,浩浩荡荡的被离开,又浩浩荡荡的被捉回去,失踪人口的亲属们都摇头表示“还不如一直失踪。”

之前还叫嚣着要找出凶手,绳之以法,还广大人民群众一个安稳环境的吃瓜群众们。现在又开始发表了自己的新意见。

有的说,《迁民事件》的主谋是一个侠客,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惩罚被法律疏忽的罪犯,及时惩戒罪犯可以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这是一件于社会,于人民群众都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是一种伸张正义的表现。

有的说,只有法律才可以给人定罪,他发现犯罪,应该反映给公安局,反映给国家,由法律的代表人用公正公开的方式审判犯人,而不是越俎代庖。他这是私刑,是犯罪。

无论群众们对《迁民事件》主谋的风评走向如何,政府的脸都丢尽了。

国家派出十位高级侦探协助北京市公安局彻查该事件,任命一级高级军官程平处长为《迁民事件》的主要负责人,限三个月内,一定要找出幕后主使。

国家级的高级侦探不是浪得虚名的,根据着四百多人的人物关系,社会关系,犯罪案例和他们零零星星的口供。找出这些人的共同点。再根据犯罪目的(情伤、复仇、无目标犯罪……)筛选,结合有能力将四百多人囚禁,玩弄,了无生息的送官等特征。

短短一个半月,就整理了一份可疑人员的名单,而萧绝就在名单里面。

将近两百人的可疑人员名单,个个都是北京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若不是《迁民事件》影响巨大,得到了国家政府的大力支持,不是你想调查就调查想传唤就传话的。

一张四百人的传唤证,揭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百人审讯。

一对一的审讯室内,萧绝如同其他人一样接受这些警察的审问,但他的表现却和其他人截然不同。其他人或是老实回答,或是随便敷衍,更多的是由随行律师全权代答,反正就是敷衍这场没有实际证据的审讯。

而萧绝却是拒绝回答一切问题,也不带随行律师。像是挑衅般,全程一言不发的还翘着二郎腿像个大爷一样的坐在那里。

这无疑是故意引起警察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