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1 / 1)

总算熬过终身大事教育,他们又开始在职业方向上指点江山,洋洋洒洒说一大堆,努力让这些废料从左耳进去后迅速从右耳抖出来,却还是在脑子里留下一层浅浅的污渍。

妈妈似乎不太懂得考公考编以外的道路,所以很快就转移话题到学校生活上的‘关心’:

“小羽啊,最近在学校怎么样?今年有没有拿奖学金?”

“没,对了妈,我的生活费不太够,能再给点儿吗?”

爸爸突然用手掌拍向桌面,发出‘嘭’的巨声,震得人一激灵,他怒气冲冲道:“够了,越来越不像话!你已经成年,也该给家里做贡献了,还敢伸手讨要,养你这么大不是为了让你吃白饭的,以后自己想办法。”

“哦。”我埋头到碗里扒饭。

妈妈叹了口气:“别总惹你爸生气,为了供你们姐弟俩读书,咱家才一直没条件换新房住,就指望你们能出息。小羽,你抓紧机会在学校找个金龟婿,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还有你弟弟也快上大学了,要花不少钱,你有空去打个兼职,提前存点积蓄总是好的。”

“嗯。”

糟糕,是不是惹麻烦了,仔细想想,擅自占据原主的身体已经算是亏欠,还给她闯祸的话实在不应该。

半个多小时后,这顿漫长的午饭终于进入尾声,他们吩咐了一句待会收拾干净,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结果根本没有人在意我有哪里不对劲,一开始准备好的临时应急台词都没派上用场。

弟弟明显看出我的复杂心情,低头吃吃笑了两声。

“你笑什么,不是要问我专业的事吗。”

他好像才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那我在房间等你。”

欸,所以是默认我一个人洗碗了是吗。

—洗碗中—

即便没有更多线索,也大概能推测出原主是个认真到有点笨的女孩,老实听话,以为这样就会得到宠爱,努力把自己变成父母喜欢的样子,越是得不到,就越是以为还不够努力。

这样的家庭从外人看来可恶,实际上并不少见,争论对错通常是没有结果的,只能靠自己努力离开。

算了,不过是众多可怜人的其中一个罢了。

洗完后四处溜达了一圈,在某间卧室半开着的门里看到弟弟正躺在床上睡觉。轻轻走到床边的书桌,上面乱七八糟地摆放着些文具还有高考资料。

模拟卷上写满了字,这个字歪歪扭扭不知道有没有被扣卷面分。

姓名一栏填写着:路相君。

成绩大部分都在及格线徘徊,这么看弟弟的脑子似乎不是特别灵光。

忽然注意到,在这堆绿色的试卷中间,有一张特别显眼的白纸被夹在中间,随手抽出来看了一眼,马上倒吸一口气。俗语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张A4大小的白纸上面画着一个熟悉的人像,惟妙惟肖,想认错都难。

——又是苏安晨。

拿在手里总觉得有点微妙的诡异感。这是什么万人迷设定??连外校的,小好几岁的弟弟都迷得神魂颠倒,可吸引这家伙有什么用,难道弟弟也是男配角里的一员?

这个笔触感,跟上次在齐远那里看到的似乎有些重合,虽说也不能确定,只能感叹画得真像啊,一般人都能做到吗?不考艺校真浪费,可仔细想想做这行也很辛苦,以后可能还要跟人工智能比赛。

下意识想要往弟弟那边看一眼,才忽然惊觉一张放大的脸近在咫尺,几乎要贴上耳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睁着眼睛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看我。

“啊!!”

这次没有树干的支撑,直接被吓得跌坐在地上。

为什么这人会有这种恐怖片里才有的习惯,臣妾的心脏承受不住啊。

“抱,抱歉啊,随便看你东西……还给你。”

他那副吓人的冷漠表情仅维持了两秒,翘起嘴角,露出虎牙笑得天真可爱。

“没关系,随便看。”

“哈哈,这,这是你画的?”

“对啊。”

“这是不是我们学校的校草,真像。”

“是啊。”

“……你认识他?”

“算是吧。”

不知为何,大脑让我停止在这里深究。潜意识对这家伙的态度有本能的抗拒,总觉得哪里不对,根据原主的日记上说,弟弟是个被偏爱得任性自大,目中无人的家伙,跟眼前这个小孩似乎不一样,还是说是原主在心底放大了仇恨?

“所以,你叫我回来有什么想问。”

弟弟的眼睛笑起来像月牙儿一样,有点狡猾又有点迷惑人的味道,他凑过来说:“哥,我是不是你最好的弟弟?”

“有事直说,别整这个,我不吃这套。”虽然心底那点爽已经冒尖了。

“我只是想见见你。”

“那你见到了。”

“嗯。”

“满意的话,我回去了。”

“别着急嘛,难道你不想对自己多一些了解吗?”

竟然意外地会抓住别人软肋,我认栽,对他点了点头。

弟弟又笑了起来,他撑起身体伸手从柜子掏了一下,掏出一本粉色的日记本来,封面镭射材质的百O小樱翅膀图案差点闪瞎我的眼睛。

“看,这是我在你房间的柜子角落里好不容易找到的,是你以前的日记。”

我立即激动地伸手去拿,却被他躲开了。

“?”

他带着日记转过身体背对着我,动作自然地随手翻开一页,念到:

“爸爸妈妈为什么只宠爱弟弟,如果没有他就好了。”

“爸爸妈妈总是骂我,他们对我永远都不满意,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够,如果没有出生就好了,如果他们都死掉就好了。”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念完这段,弟弟重新转回来,把打开的日记递到我的眼前,指着上面的一个涂鸦,是三个简笔画卡通小人,小人的脸被用笔画了许多道划线,日记主人明显情绪糟糕,力道之大连着纸张都被一起贯穿。

什么意思,这个内容明显是原主所写下的,她深受这个家冷落,所以对自己的三个家人都有所怨恨,而弟弟不经过同意擅自偷拿来看,还在上面发现了这样的内容。

糟糕,这两个人的关系也许根本不是我之前想象的那样。

弟弟向上弯起的眼睛,微翘的嘴角,看起来跟刚才没什么不同,可结合这急转直下的情况,直让我的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TBC—